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生活 | 韓 流 | 影 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 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努努書坊->《饒雪漫短篇作品》->正文
管妖妖的風花雪月

    出演主角:管妖妖

    性格特征:不太討人喜歡的大眾女生,其實卻有很善良的心地和渴望被人認同的期待。

    青春至理名言:女生不是這樣子做的!

    N中初三(2)班的每一個女生都有一個外號,而且她們的外號是統一的模式,比如秦亞南喜歡貓所以叫秦貓貓,丁若琳沖誰都笑所以叫丁西西,肖樂群胖得要死所以要肖胖胖,徐遲長得圓頭圓腦于是叫徐豆豆……但是細數下來,還是管靜的外號最令人驚艷,她居然叫管妖妖。

    管妖妖是初三(2)班最著名同時也是最窩囊的女生,她還有另外一個外號,叫大眾第三者軟件。據說得此外號是因為管妖妖有過N次試圖“搶”別人男朋友的前科,其實這個所謂的“男朋友”呢也不是大人們想象的那么可怕,校園枯燥的生活和緊張的學習是需要點綴的,所以當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關系好一點,有那么一丁點兒意思,就會被串上線了,而且這根線會被串來串去亂串一氣的,只是,怪了,它從來就沒有串到過管妖妖的頭上。也就是說,初中三年過去了,管妖妖的“戀愛史”是一片空白!

    其實管妖妖初一的時候是個挺活躍的女生,但這一切在初二的上半學期開始有了變化,這個變化跟管妖妖記憶里最屈辱的一件事有關,這件事是有一天她被吳美美罵了一句“你簡直就是妓女!”。那時候管妖妖正在給他們班最帥的男生梅文定展示她畫的一幅卡通畫,畫上女生有些妖艷,穿的是吊帶衫,兩人正笑得樂不可支的時候,吳美美走過去把那張畫撕得稀爛,然后再把管妖妖罵得痛哭流涕?蓱z的管妖妖一邊哭一邊抓住秦貓貓的手說:“走,你陪我去校長室。我要告她!我一定要告她!”

    “我為什么要陪你去校長室?”秦貓貓不露痕跡地推開了她。

    被人侮辱還得不到同情,管妖妖更是受到重創,差不多哭了一個下午才算是收聲。

    所以說,在初三(2)班,管妖妖的人緣并不算好,而且可以說,簡直是糟得可以。

    此刻,管妖妖正低低地埋著頭,很認真地在填寫一本畢業紀念冊。

    冊子是同桌秦貓貓的,她一定費了不少的功夫才找來這本與眾不同的紀念冊,紙質很特別,散發著一種囂張的香味。個人檔案上的問題也古里古怪花癡無比,比如:你最喜歡自己的哪一顆牙?你睡覺的姿勢?你的初戀情人是?你暗戀的人是……

    管妖妖在初戀情人的后面寫上:暫時缺貨。

    在暗戀情人的后面寫上:時漆。

    寫時漆當然是管妖妖的惡作劇,時漆是秦貓貓的男朋友。這一點差不多N中所有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個成績好得有些不可思議的男生,考語文的時候作文得滿分,考數學的時候從不錯一道題。這種男生按道理來說應該是戴幅眼鏡埋頭苦讀不解風花雪月的,可是他竟然和秦貓貓談起戀愛來,秦貓貓為此風光得一塌糊涂,還寫了一篇極度肉麻的日記發表在一本全國知名的青春刊物上,那篇日記的最后一句是:親愛的時漆,等我有一天變成了大肥婆,你還會不會要我了?

    據說這篇日記讓無數的女生潸然淚下呼吸急促,只有管妖妖對此表示不屑:“墮落!”她當著秦貓貓的面把那本雜志扔進桌肚子,憤憤然地說:“世風日下!”

    秦貓貓哈哈大笑,胸有成竹地說:“你在吃醋呢!

    “吃醋?”管妖妖說,“吃醋是什么意思?”

    “我倒!”秦貓貓說,“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真傻!惫苎龕灺晲灇獾卮鹚,“我傻出了名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倒是真的,管妖妖的傻有例為證:

    歷史課,歷史老師是新來的,大家都欺生,課堂上亂成一鍋糊,老師一拍講桌怒聲喝道:“再吵,再吵每個人給我把這道題目抄上十遍!”

    當然沒有人會當真,除了管妖妖。她真的抄了十遍,而且在下一次歷史課開課的時候當眾把它遞給了歷史老師,還很抱歉地說抄最后三遍時實在是太困了所以不算太工整,希望老師可以原諒。

    年輕的歷史老師瞪圓了眼睛看著她,像看著一個怪物。

    那一堂歷史課,班上出奇地安靜,弄得那老師挺緊張的,把“非!闭f成了“灰常!卑选扒厥蓟省闭f成了“秦始糖!

    還有一次是前一個月,隔壁班的男生左元元得了白血病,左元元家里很窮,老師動員大家捐款,管妖妖一捐就是四百大洋,秦貓貓羨慕地問她說:“你哪里來這么多錢?”

    “我存的,存一年了!

    “你對左元元真是情深意重,要是我得了白血病,你會捐這么多么?”秦貓貓試探著問。

    “要得你就明年得吧,我的零花錢不多,你今年得病我怕是存不起來四百塊了!

    弄得秦貓貓欲哭無淚。

    秦貓貓是班長,也是班花,她聰明伶俐,在班上人緣好得要命,可是管妖妖左看右看也不覺得她漂亮,當然管妖妖也知道自己不漂亮,臉上常常冒起的可惡的青春痘讓她不得不把頭低起來走路,也許是因為那次秦貓貓沒有陪她去校長室,她心底里總是很瞧不起秦貓貓,女生不是這樣做的,她在給秦貓貓的留言中最后說道:“女生真的不是這樣做的,我希望有一天,你會明白這一點!

    秦貓貓接過紀念冊,笑得前仰后合,笑聲好不容易止住后,她用冊子點點管妖妖的頭問:“請問女生到底是怎么做的呀?像你這樣?”

    管妖妖抿住了唇不做聲。

    “還有……關于時漆,是不是真的?”

    “真的!惫苎@回答得快,煞有其事地說,“謝謝你給我機會,讓我終于有機會說出的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哦!

    秦貓貓把紀念冊抱在胸前,警惕地看著她。

    管妖妖笑著說:“你怕什么呀,不過是暗戀而已,你是班花,你瞧我……”她把臉湊近秦貓貓說,“昨晚臉上又起個大痘痘!”

    “死樣!鼻刎堌埩R她。

    快要中考了,不知道是不是太累的緣故,管妖妖臉上的青春痘前赴后繼地往外直冒,每天出門上學前總要不放心地再到鏡子前照一照,看看自己的形象是不是太過于糟糕,媽媽端著一碗稀飯對著她大喊:“不要擠不要擠!擠破了會留下疤痕的,還不趕快上學去!”

    管妖妖背著大書包以飛快的速度下樓奔向公共汽車站,和往常一樣,時漆已經站在那里了,他穿著很干凈的小細格襯衫,眼鏡是新配的,讓他看上去更加地文氣。不過管妖妖從不跟他說話,有的時候甚至連頭都不點一下,他們隨著洶涌的人流擠上了車,人群迅速地將他們隔開來,透過搖搖晃晃的視線管妖妖只能看到時漆的一小截袖管和那只緊緊抓著吊環的手。

    其實管妖妖并沒有騙秦貓貓,她真的是很喜歡時漆的,不過那是在他和秦貓貓談戀愛之前,管妖妖在黃昏的風里看到時漆牽著秦貓貓的手走過校園對面的那條小街的時候真是連去死了的心都有。不過你不要誤會,她倒也不是想和時漆談戀愛什么的,管妖妖發誓自己從來都沒有過要和時漆談戀愛的想法,她只是想,那么好那么優秀的男生,竟然也逃不脫這種俗氣的命運!

    早戀咧,才初三咧,才十五六咧。

    “老姑婆!鼻刎堌堄袝r會這么叫她,“老姑婆,這道題目怎么做?”

    那是一道數學題,管妖妖瞄了一眼后說:“你不能去問你的他?”

    “我不能在他面前顯得太無知!鼻刎堌堈f,“這點你也不懂?”

    “你本來就無知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老姑婆你今天吃沖藥了?”秦貓貓把練習本拉回自己身邊說,“有啥了不起,我自己攻克難關!”

    “還有十天!”管妖妖說盯著黑板上每天倒數的紅色數字說,“你考不上重點就要和他做牛郎織女了!

    秦貓貓卟哧一笑說:“這個不勞你費心,我可以花錢考擴招!

    “呀,那要好多錢錢的!

    “我老爸有錢,不行嗎?”

    “敢情你老爸和你一樣無知!惫苎吐暪緡。

    “你就數學成績好一點,你看你考上重點的希望也很渺茫,祝你也有個有錢而無知的爹爹,替你花錢買學上,不然你就慘了!

    “慘什么慘?”管妖妖問。

    “要離你的暗戀對象遠了呀!鼻刎堌埍φf。

    前座的丁西西扭頭過來問:“誰呀,誰是管妖妖的暗戀對象啊?”

    “你猜啦~~~”秦貓貓拖長了聲音。

    “不用猜了!惫苎鲃诱姓J說,“是時漆!

    “?”丁西西指指秦貓貓再指指管妖妖說,“那你們不是成了情敵?”

    “無聊!惫苎褧缓险f,“就要中考了呃,除了這些話題你們就不能說點別的?”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秦貓貓忽然振臂一呼,班里所有的目光都朝這邊望過來,管妖妖對秦貓貓的“風頭癖”忍無可忍,只好用手把耳朵賭起來表示抗議。

    真不明白時漆的審美怎么會這么差,怎么會被秦貓貓這種女生迷得七葷八素!

    丁西西就在全班好奇的眼光里回過頭來目光炯炯地看著管妖妖,胸有成竹地說:“你別說了,我知道你暗戀的人是誰,不就是‘沒穩定’么!

    沒穩定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是時漆的好朋友。他是個帥哥,真名叫莫文定。有人說這名字聽起來像是莫文蔚的弟弟,不過很多的人都叫他“沒穩定”,主要意思是說他有一顆不穩定的花心。沒穩定在全校差不多是花出了名的,他個子高,也有點帥,嘴巴挺能說的,成績也不算賴,所以頗能贏得一些女孩子的歡心,那個時漆被秦貓貓搶去的黃昏,管妖妖站在黃昏的街頭欲哭無淚的時候,就是沒穩定適時地走了過來,問管妖妖說:“怎么了?你臉色好像不太好哦,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

    “去去去!惫苎f。

    “這就去!睕]穩定說,“不過要在保證你沒事以前!

    管妖妖心里的感動只是一晃而過,自從被吳美美罵過以后,她就再也不想和任何一個男生講話。

    但是丁西西說了,誰初中三年都找不到一個男朋友或者被一個男生死追那簡直就是菜極了。丁西西是和秦貓貓一起在管妖妖身邊一唱一合說這話的,她們肯定就是故意的,就連肖胖胖那樣渾圓的女生也在快要比畢業的時候搞定了那個五大三粗有頭無腦的體育委員做她的保鏢,你說管妖妖能服氣嗎,但是,管妖妖根本就不想談戀愛,她也瞧不起學校里的任何一個男生(當然和秦貓貓談戀愛前的時漆除外),但是,看著丁西西和秦貓貓一張一合的嘴,她差不多在一秒種內做出了一個決定,于是她對她們說:“我有男朋友了!

    “誰?”秦貓貓和丁西西湊上來,直勾勾地看著她。

    “你們遲早會知道的!惫苎恍嫉卣f,“我們才不像你們那么俗氣咧。把‘我愛你’三個字寫在臉上做招牌!哼哼!

    “我倒!鼻刎堌堈f。

    管妖妖真的不是開玩笑,她真的是已經決定了,初中三年,她被這些人小瞧夠了也欺負夠了,她說什么也要在這最后的十天掀起個高xdx潮來,讓那些瞎了眼的人從此對管妖妖刮目相看且永遠都不會忘記!

    哦不對,不是管妖妖,更不是什么大眾第三者軟件,是管靜,管靜,誰記不住就打爆誰的頭!

    管妖妖把這句話寫在日記里,獨自對著她嘿嘿地笑了半天,媽媽走近了問她說:“還在做什么歪門斜道呢,中考你心里到底有多少數?”

    “沒數!惫苎s緊把日記本合起來說,“我考不上重點你會不會自殺呀?”

    “胡說八道什么!”媽媽往她頭上一打說,“你們學校的校風也真是夠嗆,丁點大就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還是我家姑娘乖,不跟老媽鬧這些事!”

    管妖妖沉默地想:“就鬧了,就鬧了,等著吧,明天。不鬧個天翻地覆不罷休!

    第二天一早,依然是在公車站遇到時漆,依然是中間隔著好幾個人,公共汽車一直沒來,管妖妖深呼一口氣,走到時漆身邊,開口問道:“等車!”

    “是啊!睍r漆退后一步,答道。

    “就要畢業了哇!惫苎f,“你肯定是可以考上重點的,你是不是一點兒也不怕考試啊!

    “不啊!睍r漆真是惜字如金啊。

    “我是不是很討厭?”管妖妖直截了當地問。

    “不……誰說的?”時漆好像被這個問題嚇了一跳。

    “你女朋友不喜歡我!惫苎f。

    “什么女朋友啊!睍r漆不承認。

    “你們的故事都發表出來了,全世界都知道了你還不承認?”管妖妖說。

    時漆笑笑,不肯再說話了。

    車來了,人很多,管妖妖奮力地往前擠,時漆跟在她后面上了車,人群又將他們沖散,管妖妖又只能看到他的一小截袖管和那只緊緊抓著吊環的手了。她想起時漆說“什么女朋友啊”時的表情,在心里偷偷地快活起來,秦貓貓要是聽到了,非跟他打一架不可!

    下了車,時漆走在前面,管妖妖三步兩步地追上他說:“時漆時漆你的畢業紀念冊好像還沒有給我寫呢!闭f完,管妖妖迅速地掏出一個本子來說:“這是我的,你替我寫兩句好么?”

    時漆接了過去,想了想后說:“好!

    秦貓貓站在學校的門口,遠遠地看著他們。

    管妖妖朝她做出一個夸張的打招呼的手勢。再接下來就看到沒穩定了,他騎在一輛很酷的跑車上,正跟時漆打招呼。管妖妖大喊說:“沒穩定,你下來!”

    “管小姐有何吩咐呀?”沒穩定跳下車問道。

    “我的紀念冊時漆寫完了你要替我寫的哦!

    “那你先寫吧!睍r漆像丟炸彈一樣地把手里的本子往沒穩定身上一仍,人就直朝著秦貓貓的方向奔去。

    “這個怕老婆的!”管妖妖恨恨地罵。

    沒穩定笑得什么似的,把那本子一舉,問管妖妖說:“你都想我寫些啥?”

    “想寫啥寫啥!惫苎f,“你不會也怕老婆吧!

    “那哪能?”沒穩定重新騎到車上說,“我走嘍,寫好后就給你!

    早讀課上,秦貓貓問:“你跟時漆說什么來著?”

    “你不能問他嗎?”管妖妖答。

    “我不問他,我就問你!鼻刎堌埑轱L一樣。

    “我說我愛他他說他愛我!”管妖妖猛一抬頭說,“你滿意了?”

    “你瘋了!”秦貓貓說,“我警告你,你以后少跟他講話!”

    “你怕什么呀!”管妖妖提高聲音說,“你喜歡講就講,不喜歡講就不講,誰也管不了我!”

    丁西西回過頭來朝著秦貓貓眨眼睛,管妖妖很兇地說:“眨什么眨,想說什么你就說!”

    丁西西嚇得趕快回過了頭去。

    第二天中午休息的時候,沒穩定就從教室后面走了過來,手里捏著管妖妖的紀念冊,管妖妖問道:“寫好了?這么快就寫好了?”

    “文如泉涌!”沒穩定把本子遞還給她,得意地說。

    “是有話要說吧!惫苎室庑ζ饋,頭往后仰著,無限開心的樣子。

    沒穩定的留言寫滿了整一頁紙,里面全是溢美之辭且充滿了離情別意。還有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你是我們班最特別的女生哦!扒刎堌埬眠^去看了,撇撇嘴說:“你當心吳美美干掉你!”

    “讓她來試試?”管妖妖說。

    秦貓貓又說:“有什么稀奇啊,全是在網上抄來的!

    “時漆給你抄了嗎?”管妖妖說,“你讓他替你抄三頁試試?”

    “那倒是的!鼻刎堌埾肓讼胝f,“怎么沒穩定會對你這么好呢?”

    “你問他去吧!惫苎еP管說。說完,她拿起本子直直地走到時漆面前說:“輪到你寫了,再推托就不夠意思啦!

    時漆不好意思地接過來,埋著頭把本子塞到了桌肚子里。

    秦貓貓的眼光像箭一樣地射到管妖妖的身上。

    中考是越來越近了,大家對管妖妖的關注也開始越來越多了,她就像是一只冬眠剛剛醒來的刺猬,遇到誰都恨不得狠狠地扎他一下為快。這天,班主任羅老師進教室來發準考證,發完了竟然沒有管妖妖的,羅老師拍拍腦門說:“哦,對了,我拿來看了看放在辦公桌上了,管靜你自己去跑一趟拿過來!

    “你為什么要看我的準考證?”管妖妖大聲問。

    羅老師也許沒想到她會這么問,好半天才說:“我隨便抽的!

    “為什么就抽到我的?”管妖妖氣乎乎地說。

    “我都說隨便抽的嘛!绷_老師說。

    “我不去拿,你去替我拿!惫苎谌辔男β暲镉⒂碌卣f。

    羅老師只好指指秦貓貓說:“你,去替她把準考證拿過來!

    秦貓貓是班長,她不敢不聽羅老師的話,只好乖乖地跑了一趟辦公室,回到教室把準考證遞到管妖妖手里的時候,忍不住在她手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管妖妖尖聲叫起來,羅老師眉毛一豎說:“你,又怎么了?”

    “秦貓貓掐我!”管妖妖說。

    “老師!鼻刎堌堈酒饋碚f:“要考試了,管妖妖,哦,不,管靜同學一定是怕考不好所以情緒有點反常,你多多原諒她哦!

    羅老師擺擺手,努力做出很寬容的無所謂的樣子來。

    羅老師平日里是非常兇的,要畢業了,她也許也是想在大家心目中留個慈祥的好印象吧,所以課間的時候沒穩定和吳美美當著她的面吵起來她也沒有發火,她只是把他們拉開,然后語重心長地說:“莫吵了莫吵了,看書看書!”

    大家都吃吃地笑。有大膽的說:“清官難斷家務事!”

    大家就轟轟地笑。

    羅老師有些不明白,呵斥那人說:“瞎說八道干什么!”

    羅老師在這方面可以說是遲鈍甚至白癡,除非是抓到確鑿的證據,比如上次岳輕楓寫給丁西西的情書不慎落入她手中她就就毫不留情地把他倆狠狠K了一頓,嚇得丁西西一見到岳輕楓以跑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不然可愛的老羅總是善良地相信她的學生是純潔的天真的,加之吳美美和沒穩定的成績都算不錯,吳美美又相當地會拍馬屁,她更是不會把他倆朝那個方面亂想。

    “為什么打架?”羅老師氣喘吁吁地問。

    “我看他不順眼!”吳美美氣喘吁吁地說。

    “三年都看過來了,就這兩天看不過去?”

    “一秒鐘都看不過去!”吳美美繼續氣喘吁吁。

    沒穩定油里油氣地說:“又沒人讓你看,你看我我還沒跟你收錢呢!”

    吳美美氣極了,一把推開羅老師,拎起沒穩定桌上的數學書往地上猛地一甩。管妖妖嘿嘿嘿地笑起來,秦貓貓敬佩地說:“真有你的啊,能把吳美美氣成這個猴樣!”

    “別亂說!”管妖妖賴得一干二凈,“關我什么事!”

    “瘋了,變態了,這不是人過的日子反正是要結束了!鼻刎堌埖吐暤脑u價為那天的事情做了最后的評價。

    之后的兩天,管妖妖一直等著吳美美來找她岔,奇怪的是吳美美一直都沒有來,每天都低著頭在座位上看書。倒是沒穩定在一次放學后攔住管妖妖問她說:“怎么樣?我那留言寫得怎么樣?我可是熬夜寫的哦!

    “還行!惫苎f,“寫得怎么樣估且不說,膽子夠大就值得佩服!”

    “你什么意思?”沒穩定問。

    “還用問什么意思呀,”管妖妖說,“我原來還以為你怕吳美美怕得屁滾尿流呢!

    “我怕?”沒穩定說,“我怕過什么呀!”

    管妖妖說:“你要是不怕,你明天敢穿你那件美特斯幫威么?”

    “干什么?”

    “你穿了就知道了,不穿就是怕!”管妖妖丟下這句話,跑掉了。

    回到家里,管妖妖就翻出那生日時表姐送她的那件美特斯幫威,因為沒穩定也有差不多的一件衣服,所以管妖妖一直都沒敢穿,因為只要穿上了,肯定會被別人說是穿“情侶裝”。但現在管妖妖不怕了,黑板上的紅色倒數數字已經變到3,明天就會是2,后天就是1,管妖妖還怕什么呢?

    第二天,沒穩定穿著他的美特斯幫威走進教室的那一刻就哈哈大笑起來,他一眼就看到了同樣穿著美特斯幫威的管妖妖,正在喜滋滋地讀英語。

    有人輕輕地吹起了口哨,座位上的吳美美抬起頭來冷冷地看了一下,又低下了頭去。沒穩定沒想到自己竟會被管妖妖捉弄,笑完后一改往日油腔滑調的風格,灰溜溜地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秦貓貓低聲問:“管妖妖你們約好的?”

    “心有靈犀啊!惫苎f。

    “吳美美會瘋的!鼻刎堌堈f。

    “要的就是這效果!惫苎唤浶牡卮鸬。

    “管妖妖你已經瘋了!鼻刎堌堈f。

    “不過給你們緊張的日子增添點笑料而已!惫苎t遜地說。

    “都瘋了!倍∥魑骰仡^總結說,“這樣的日子不瘋才怪!倍∥魑髯蛲硪欢ㄊ前疽沽,她的眼睛紅紅的,像是剛剛痛哭過一場。

    時漆走進教室,把管妖妖的留言本“咚”地一聲扔到她的桌面上,秦貓貓搶先一步打開,那一頁只寫著一句干巴巴的話:“有生的日子天天快樂!”

    秦貓貓笑嘻嘻地把那頁展示給管妖妖看,然后得意地說:“瞧,我們時漆是不是比沒穩定要穩定多啦?”

    管妖妖恨恨地搶過本子來,看也不看就裝進了書包里。

    在初中最后的日子,不管是懷著什么樣的心情,中考終于是不可阻擋地來了。黑板上的數字終于變成了1。羅老師看著大家的眼神依依不舍,她用依依不舍的語氣對大家說:“祝大家都考好,以后不管在哪里,不要忘記我們曾經的初三(2)班!

    心理素質差一點兒的,眼淚就這樣被她活生生地煽下來了。

    教室里很安靜,管妖妖忽然舉手,羅老師示意她站起來,管妖妖站起來后說的話讓全班嘩然,她說:“就要離開這個班了,我覺得十二萬分的高興,這種垃圾班我一分鐘都呆不下去了,我以離開為幸,離開為榮!”

    羅老師在講臺上的身上晃了晃,好不容易才穩住了。

    放學的時候,管妖妖一個人孤獨地走到校外,時漆和秦貓貓一前一后地經過她,管妖妖喊:“時漆哎!”

    時漆回頭說:“有事不?”

    “你敢穿美特斯幫威嗎?”管妖妖問。

    時漆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沒回答,拔腿追秦貓貓去了。

    中考夢一般地結束了。

    管妖妖百無聊耐地呆在家里等分數,她上到班級網站去看了看,那些人都在忙著各種各樣聚會,爬山游泳玩通宵,這些聚會都沒有她的份,沒有一個人會邀請她,管妖妖惡作劇地在論壇上寫上三個字:垃圾班!然后,下線。

    翻開自己的留言冊,那些毫無意義的留言讓管妖妖煩心透了,她把留言冊撕開來,撕成一頁一頁,再撕成一條一條,撕到時漆那一頁,看著那一行干巴巴的字,還是沒舍得撕下去,取下那一頁,放進了抽屜里。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是沒穩定:“晚上出來吃飯不?吳美美生日!

    “不去!惫苎f,“她生日關我啥事?”

    “我請你也不來么?”沒穩定說,“不給面子呀!

    管妖妖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不去,她生日除非她來請!

    說完,管妖妖掛了電話。

    沒想到過了一會兒吳美美真的打電話來了,她說:“管妖妖來吧,都畢業了,以前的事情都過去啦,一起出來玩玩好不好?”

    想不到一向高傲的吳美美竟然這樣跟自己說話,管妖妖只好答應了下來。

    還真的是吳美美生日,請了一大桌的同學,秦貓貓時漆丁西西岳輕楓徐豆豆什么的都來了,管妖妖一進去他們就奮力地敲著碗筷鼓掌,像是歡迎什么大人物一般,惹得大家都朝他們這桌頻頻觀望。管妖妖不失體面地遞上她的生日禮物,花不少錢買來的一整套周杰倫的正版CD,吳美美喜歡周杰倫,這個地球人都知道。

    吳美美也許沒想到管妖妖會這么大方,臉都笑歪了。就算是臉歪了她也真是漂亮,像個公主。

    那晚大家都很高興,喝了很多的啤酒,特別是管妖妖,每個人都來跟她喝,她越喝越高興,越喝越來勁,喝到最后趁著酒勁問大家說:“你們是不是都很討厭我哇?”

    大家互相看了看,沒有人回答。

    管妖妖詭秘地一笑說:“我知道,你們都很討厭我,但其實我這個人呢也不是那么討厭的,相處久了你們就會知道了!”

    管妖妖說這話的時候吳美美不在,吳美美去洗手間了,她這話剛說完就聽到了吳美美從走廊那邊發出來的一聲尖叫。

    沒穩定第一個沖了過去。然后大家都過去了。

    一開始大家都以為吳美美是摔倒了,但去了就發現不是那么一回事,吳美美正拽著一個男生的衣袖不放手,嘴里喊著:“你這個臭流氓,你居然敢非禮我?”

    那人顯然也是喝多了,含糊不清地說:“非禮……,我哪里非禮你了?”話說著,手已經又摸上了吳美美的臉蛋。

    沒穩定一拳就揮了出去。

    那小子被打得晃了晃,看沒穩定他們人多,沒敢造次,回桌了。

    “沒事了,沒事了!”沒穩定也拉著吳美美和大家一起回到桌上,管妖妖豎起大姆指對沒穩定說:“你沒話說,夠義氣!

    “這是愛情,你懂個屁!”秦貓貓罵管妖妖,“你是不是吃醋啦?”

    “是啊,是啊!惫苎秃纫豢诰,大聲地說,“我真是醋得不行了!”

    大伙兒笑得天花亂墜。

    就在這時,管妖妖看到了那個剛才被沒穩定打的男生,他正從后面躡手躡腳地走了過來,手里握著一個打破了的啤酒瓶,已經高高舉起。

    “閃!”管妖妖一聲大喝推開了沒穩定,那男生手里的酒瓶落下來直直地打在管妖妖的頭上,只聽到砰的一聲,然后管妖妖的頭已經是血流如注!

    ~~~~~~

    管妖妖是在醫院里知道自己的中考成績的,她考得不太理想,上不上重點了。秦貓貓在病床邊替她削一個蘋果,她一邊削一邊心里在激烈地斗爭著要不要告訴管妖妖一個事實,那個事實就是那天晚上吳美美生日他們請管妖妖的目的就是想灌醉她讓她出丑的,管妖妖太不像話了,太不把班里的人當回事了,所以,說什么也要收拾她一次!

    可是誰也沒想到,她會那么英勇地救了沒穩定。

    秦貓貓跟自己斗爭了很久都沒好意思把這個事實說出口,于是只好問了幾個她一直想問的問題:

    “管妖妖,你那晚醉了嗎?”

    “哪能?白酒我也可以喝一瓶,何況那點啤酒!

    “管妖妖你是不是喜歡沒穩定呀?”

    “不是呀,我喜歡的是時漆。嘿嘿!

    “女生到底是怎么做的,像你這樣?”

    “應該是吧,嘿嘿嘿!

上一頁 《饒雪漫短篇作品》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